<div id="si46y"></div>

    1.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熱線:0855—5221588   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劍河文藝>> 文學 >> 正文
      巫沙小記
      作者:楊家孟 來源:劍河縣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:2015年11月17日 16:11:41 [ ] 點擊:

      巫沙印象

        我離開南哨已經有好幾年了,但在南哨的歲月里,有許多美景令我難忘,有許多苗寨令我難忘。巫沙苗寨就時常出現在我的夢里。

        記得我第一次去巫沙,是和楊書記下村工作。船在仰阿莎湖上緩緩地劃過,順著南哨河的回水,在幾公里的水路上,兩岸都是茂密的森林。清新的山色湖光靜靜地呈現著、鋪展著,捕魚的小舟不時在湖上撒網,一派高原水鄉展現在我們的眼前。

      苗寨巫沙 楊家孟 攝

      苗寨巫沙 楊家孟 攝

        船行駛了約半個小時后,我的眼睛一亮,只見遠處巍峨的大山下,緊臨著仰阿莎湖有一片高大粗壯的古楓樹林,密密匝匝地守護著小臺地上的一座苗寨。吊腳木樓依山而建,小青瓦在樹縫中時隱時現,古樹和苗寨倒映水中,好一幅秀麗的風景畫。隨著船的移動,樹與村子不斷變換著姿勢,一會兒樹林將苗寨完全遮住,一會兒又露出幾棟木樓,渡船往來于兩岸之間……

        這時,站在船頭甲板上的楊書記說,這座苗寨就是巫沙了!

        船慢慢地靠向湖岸,泊在楓樹林下。我們沿著石級小路向村里走去,路的兩旁都是高大的楓樹和翠綠的竹林,一些屋檐隱隱約約地從樹縫間露出來,雞的鳴叫也從深處傳來。走近村子時,村干們都站在村口迎接我們。楊書記和村干們熱情的打著招呼,親熱就像一家人。

      平衡   楊家孟 攝 

      竹林深處 楊家孟 攝

        工作結束后,我穿過小巷,在村子里游走,熱情的村民都會為我介紹著這座美麗的苗寨,介紹著苗寨的歷史,介紹他們許多有趣的故事。一邊沉浸在村民的故事里,一邊慢慢地行走,不知不覺來到村外了。這時我發現,巫沙苗寨的四周被樹林擁抱著,四圍的青山都是綿延的森林,綠得令人心醉,明凈的仰阿莎湖如碧玉一搬依戀在村前。而村后,一片梯田緩緩地向山下延展,就是這片梯田,它滋養著一代代巫沙人。

        那天,我們工作組的人來得多,村子上為我們擺了一席長桌宴。我們和主人一起在長長的宴席上入座,香醇的米酒倒出來,我們在一片樂融融的氣氛中對飲。我們一邊喝酒,一邊海闊天空地閑聊。我因年輕,不懂得米酒的深淺,竟然喝醉了。不知道是因為巫沙的美酒,還是因為巫沙的美景,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至今難以忘懷!

      巫沙新娘回門酒

        回門,是苗族婚姻中的一種禮俗。這種禮俗既是禮節的需要,也是一種妙趣橫生的娛樂活動。南哨鄉巫沙村的新娘回門,就是很有特色的一道風景。

        一般來說,苗族人新婚初期是不入洞房的。新娘出嫁后,在男方家住3至5天,最多不超過15天,即回娘家,就是人們俗稱的“回門”。新娘回門時,男方家必須準備數籃糯米飯、數尾魚,還有雞、鴨、肉、酒、大糯米粑等禮數相送。到女方家后,由女方家把這些禮數分給房族各戶和母舅家。有的還殺一頭豬送新娘回門。

      巫沙新娘回門酒 楊家孟 攝

      巫沙新娘回門酒 楊家孟 攝

        新娘回門后,女方家要設攔路酒和攔門酒接待客人,然后在自家屋里擺長桌宴款待客人,于是主客在酒席上對歌飲酒。當主客都喝醉了酒時,才隆重地燃放鞭炮、挑肉掛禮等歡送客人回家。送客時,主人挑著酒肉送到路口,主客雙方互相對唱酒歌,以酒相敬。如果雙方很開心高興,還會打一場泥仗,一場水仗或鍋灰仗,歌聲和吆喝聲在路口上空飛揚,好不熱鬧!

        那年盛夏,我在南哨鄉巫沙村,親歷過一次新娘回門酒。

        那天,聽說巫沙村要辦回門宴,我們一早起來,觀看這場隆重的禮俗。開始是新娘家忙碌著籌辦各種接待禮數,準備好盛酒的竹筒、扎好攔路的竹拱門和攔門的竹拱門,殺豬殺鴨等。姑娘媳婦們在新娘家的門前聚集著,眺望遠方的路口,觀察回門的新娘什么時候回來。整座寨子像過節一樣洋溢著喜慶色彩。

        午后,一隊客人挑著禮物從路上走來,扛著大刀的男子走在最前邊,據說,那是苗族自古以來的習俗,扛大刀是為了保護新娘一路順風。此時,主人提著酒來到自己扎好的竹拱門前敬攔路酒。就像過一道關礙一樣,每個客人必須喝下這杯攔路酒才可進入村寨。客人唱著酬謝的酒歌,喝下了一杯攔路酒,才可向新娘的娘家屋走去。到新娘家時,一道攔門酒又設在那兒。能說會道的主客之間打了一下嘴巴仗,又對唱了一陣酒歌,才放客人走進里屋。于是主客坐定,宴席就在歌聲中開始了。

      巫沙新娘回門酒 楊家孟 攝

      竹林深處蘆笙起(楊家孟 攝)

        只見一長老唱了一陣酒歌,祝福新娘回門之后,回門的新娘才一個個地敬酒。之后,大家才在自由的宴席上互相唱歌飲酒。這場宴席一直持續到第二天。直到第二天黃昏來臨,客人才在主人的護送下,搖搖晃晃地抬著醉酒的步履回家。

        最有趣的是送客的路上,主人唱著酒歌送客,客人也唱著酒歌酬謝主人。一邊唱歌一邊喝酒。這時,有人從田里撈取了一把泥,抹在客人的身上,于是,一場泥仗從此開始了,只見主客雙方不相勢弱,撈起一把把田泥抹向對方的臉上、身上,頭發、臉和衣服都抹滿了泥,每個人的臉上只漏出潔白的牙齒。這種游戲一直在路口上持續。天漸漸黑下來了,客人執意地走上回家的路,這是,歡笑聲漸漸平息,泥仗也接近了尾聲,只有纏綿的歌聲在相送,當客人的身影遠遠地離開了村子時,歌聲還在上空久久地飛揚著。

        我站在人群里,不僅目睹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回門宴,還參與了這場其樂無窮的泥仗。那身泥雖然已被我洗盡了,但那場酒席卻一直留有我的印象深處,回味無窮。


      ??? ??

      上一篇:昂英散記

      下一篇:劍河新聞講座之一:短篇通訊“五步法”

      东方6+1预测

          <div id="si46y"></div>
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si46y"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