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si46y"></div>

    1.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熱線:0855—5221588   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劍河文藝>> 文學 >> 正文
      昂英散記
      作者:楊家孟 來源:劍河縣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:2015年10月22日 17:10:55 [ ] 點擊:

        昂英對于我來說,既熟悉又陌生。說她熟悉,是因為早在2008年冬,我曾陪同鄉里領導到昂英村慰問過一位退休老干部,那時,我還在南哨鄉工作,只記得,那天下著很大的雪,一路車行得很慢,車窗緊關,什么也看不到,等我們終于到達昂英時,天已經大黑了,我們只在老干部家逗留了半小時便匆匆往回趕。初識昂英,她給我的印象,除了老干部門前的那一株夢花就是她的靜。

        2015年國慶長假期間,昂英村舉辦首屆開魚節,我有幸再次踏上這塊風水寶地,才領略了她獨特的風采。

      難忘的苗家欄門酒

        中午,當我們從縣城出發的時候,天空已經飄起了毛毛細雨,同行的同事們都在細數著昂英村這些年來的變化。昂英村位于劍河縣西南部,處于雷山、臺江、榕江三縣交界地帶,柏油公路穿寨而過。近幾年,劍河縣加大對昂英村的建設,碩果累累,被貴州省委宣傳部、貴州省委統戰部、貴州省民委聯合授予“民族團結進步示范村”、“貴州省文明村”,被中共黔東南州委、黔東南州人民政府授予 “文明村寨”,是貴州省100個旅游景區、黔東南州20個重點旅游景區雷公山原生態苗族文化旅游區環雷公山“苗鄉十景”之一。

        當我們進入雷公山腹地時,天漸漸放晴,放眼望去,蒼莽森林,到處云霧繚繞,蜿蜒曲折的山間公路若隱若現,仿若人間仙境。“師傅,停一下,我們照個相。”車里終于有人按耐不住,于是大家紛紛走下車,拿起相機拍個不停。等我們終于到達昂英的時候,已經是下午快六點,熱情好客的昂英人早已在寨門擺上了攔門酒,看到我們到來,蘆笙手吹得更歡快了,年輕姑娘有的拿著牛角酒,有的端著肉,臉上掛滿了迷人的笑容。“看來,不喝欄門酒是進不了寨門了……哎,還真甜啊!”有同事勇敢地喝了第一口,砸吧著嘴巴稱贊道。我因為忙于拍照,錯過了欄門酒而心留遺憾。

        晚飯安排在“厚樂農家樂”,小店環境很美,很干凈,席間,熱情的老板提著農家米酒不停地給我們敬酒,同桌的除了單位同事家屬,還有黔東南日報總編龍傳永、貴州日報和前沿時報記者鄧剛和劉鵬飛,晚飯從晚上7點一直延續10點過才散。

        當夜,夜宿昂英鄉村旅館。

        第二天天還沒亮好,昂英村已經熱鬧起來了,因為是國慶節“黃金周”,小小苗寨,車水馬龍。我沿著小河邊往村活動廣場走去,深秋的陽光溫暖地照耀著村子,沿途風光美如畫,小橋流水,田邊的風車轱轆轱轆轉動著。游人三五成群,圍著風車拍照留念。“這里不僅活動搞得熱鬧,風景美,空氣還特別清新。”來自四川的游客肖女士對昂英村的環境和人文風情贊不絕口。

        小河邊上,搭滿了五顏六色的帳篷,這些游客大部分是散客,以家庭為單位的居多,一時間,生活變得美妙起來,一時間,小河邊變得喧鬧起來,男人們開始收拾帳篷,女人們收拾打扮,小孩玩水嬉戲。

        不遠處傳來了“咚吧咚吧”的聲音,打糍粑活動開始了,我趕緊加快步伐,活動廣場早已圍滿了人,幾只木桶裝著糯米,簸箕上放著芝麻,游客們拿著粑棒用力地敲打在粑槽上,小孩們則抓起打好的糍粑就著芝麻面往嘴里塞,打得大汗淋漓,看的吃的都很開心。

      劍河昂英鄉村旅游醉游人 楊家孟 攝 

      深山苗寨祭“龍墳”

        9點左右, 我跟隨人群,穿過昂英長長的街道,行至村頭,往里走約500米的地方,看到了一座小墳,石立的碑,土做的墓。看似無奇的一座墳墓,因年代久遠而石斑累累的碑門上,依稀可見的左右兩行字“龍來龍獻早,虎來虎獻身”,卻顯出它的神秘,這就是龍墳了。龍墳前面除了一米寬的小路,下面就是水田,游客們為了不影響祭“龍墳”活動,都自覺地站在下面的田埂上等待。

        聽村里人說,在昂英一帶流傳著這樣一個神話傳說:很久很久之時,昂英原是一處大湖,叫作“翁東”(苗語),在它的東北方,有一個小湖叫蒿菜沖,住著一條龍,龍身犀牛頭。這條龍守護著昂英一帶,保這里四季如春,萬物豐盛。而在“翁東”的另一方,有一處叫“崩坡壩”的巨大湖,那里棲有100條龍,興風作浪,讓大地不得安寧。蒿菜沖這條犀牛頭龍一時怒起,起身殺向那個巨湖,它巨大的身子過處,將“翁東”的湖水推去,變成了一片肥沃的土地,就是昂英現在的樣子。犀牛頭龍經過數月的廝殺,除去了99條巨湖惡龍,卻因體力不支最終被殺害。巨龍死后,托夢于居住在“翁東”湖兩岸的苗族村民,讓他們前往“崩坡壩”將其尸首抬回“翁東”安葬于此,讓它繼續保護這片土地四季如春,萬物豐盛。

        村里的寨老們穿著祭龍服,拿著祭祀物件,來到“龍墳”前,他們先將墳墓周圍的雜草打理干凈,然后將豬頭、大肉、魚和酒等祭品整齊地擺放在墳前。接著,村里的蘆笙隊吹著蘆笙,后面跟著一群小孩,扛著寫著各自家族姓氏的大旗,浩浩蕩蕩來到“龍墳” 周圍。祭司施行了一番禮儀,向龍墳敬獻了酒、肉,燒了香紙。而祭祀的老者們紛紛下跪祭拜,顯得非常莊嚴而虔誠。

      深山苗寨祭“龍墳”

      抓魚場面樂開懷

        中午時分,昂英寨門下的馬路上,村民們擺上長桌宴來招待遠方客人。為了觀看最熱鬧、最吸引目光的徒手抓田魚比賽,有些游客匆忙吃上幾口就跑到比賽地點占起位置來。

        兩點左右,活動還沒開始,整個昂英村一片沸騰,空氣中彌漫了豐收的喜悅和歡樂的氣息。魚在田里游,人在畫中走,比賽場地周邊的田埂已站滿游客。攝影愛好者架起相機,忙著調整設備,爭取拍到最滿意的照片。參賽選手,也做著準備工作,躍躍欲試。根據比賽規則,參賽選手不借助任何工具,只在腰間別一個笆簍便下田徒手抓魚。 徒手抓魚重量最多者獲勝。

        “預備,開始!”隨著裁判的一聲令響,百余名腰間掛著笆簍的游客,跳進剛剛收割完畢的稻田里。父親拉著兒子,母親背著熟睡的孩子,手拉手的年輕情侶,男女老少齊上陣,各自使出看家本領,力爭大有所獲。一時間,加油聲、吶喊聲、歡笑聲,此起彼伏,響徹山間;泥水、汗水,交混在一起。安靜的稻田,一下子熱鬧起來了。后面有一條,快抓!站在田埂上的游客,看到水面冒出氣泡,趕緊高聲指點方位。聽到指點的幾名選手同時撲了過去,稀里嘩啦一陣混戰,攪起了團團泥水。“我抓到了,我抓到了,哈哈哈……”選手舉著手里的大魚,樂開了花。

        “28號又抓得了一條大魚……今天參加比賽的游客有來自廣東、湖南和四川的朋友。”村長的聲音不斷地從喇叭傳來。

        “這是第一次在稻田里捉魚,太開心了。”雖然滿身是泥,來自廣東的張先生仍滿是喜悅。在網上看到這個活動,這次專程帶孩子一同來體驗農家生活,看到孩子玩得很開心,感覺不虛此行,值!

        剛開始,大家還在認真尋魚、抓魚。到最后,參賽的游客卻忘了正事,打起了泥巴仗,嬉鬧起來。看到稻田中盡情玩耍的游客,站在田埂上的游客也難免為之心癢癢,不少跳下來參與其中。經過精彩激烈的角逐,來自劍河縣磻溪鎮的彭金貴從眾多選手中脫穎而出,以7斤9兩的總重量獲得第一名。不少游客雖然在一個多小時的活動中一條魚也沒抓住,但歡樂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      比賽結束了,村長說,田里還有很多魚,游客自己去抓,抓到的魚可以帶走。因為今年縣里發展稻田養魚,免費送了很多魚苗給村里,所以才能舉辦這個開魚節,在他們的餐桌上呈現的飯菜,都出自于自家田土的綠色無污染食品,自給自足,自得其樂。

        村里有這樣一個習俗,每年村里第一個插秧的人都是寨老,在插秧前要進行祭祀,祈求這方土地神保佑糧豐魚肥。

      2015年10月2日,劍河縣昂英村首屆“開魚節”活動現 (楊家孟 攝)

      迷人的篝火晚會

        昂英村溪流潺潺,炊煙裊裊,民風淳樸,其寧靜的田園風光,讓人似置身于世外桃源。而他的夜,同樣讓人著迷。

        晚上8時許,村寨響起了悠揚的蘆笙,打破了夜的寧靜,經過了白天的苗家攔門酒、神秘祭祀龍墳、千人共享長桌宴、稻田徒手抓活魚等精彩活動后,游客們依然意猶未盡,熱情高漲。而今夜繁星點點,注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。游客們尋著蘆笙聲音,陸陸續續地來到了村廣場。村民們早已把篝火點燃,姑娘們也穿上了漂亮的民族服裝等候在那里。

        一個音箱,一只話筒,就組成了一個舞臺。“我先來一曲吧。”年輕小伙的一聲開場白,立刻引爆了開場氣氛,沒有主持人,沒有節目單,沒有固定演員,因為每一個游客,每一個村民都是主角,客不分男女,年不分老幼,人不分異鄉,需要的只是參與和激情都可以盡情地在這個舞臺上歡歌跳舞。今夜只屬于他們。

        熊熊的篝火點燃大家心中的熱情,歡樂與歌聲伴著火苗一起跳動!臺上唱得聲情并茂,臺下聽得如癡如醉。一張張紅撲撲的臉上寫滿了內心的火熱和激情。

        幾曲過后,游客和村民們便圍著篝火歡樂起舞,“大姐,來一起跳吧,莫害羞。”看到有些游客還放不開,村民們便主動拉起了游客加入進來,“今天村里來了那么多人,真的比過年還熱鬧。”孩子們也加了進來,場面更加熱鬧。游客和村民們一起歡呼勁舞,整個昂英的夜在一片沸騰中,到處是狂歡的景象。

      村里的蘆笙手吹響了悠揚的蘆笙。(楊家孟 攝)

        大家手牽著手,隨著歡快的節拍,氣氛不斷的升華,歡聲笑語飄進了昂英的每一個角落。蘆笙舞、廣場舞、現代舞,交相輝映。

        “真是太瘋狂了,過癮!”來自湖南的旅客李先生邊舞邊說。此時此刻,人們不在意你的舞步是不是標準,也不在意你跳得合不合節奏,人們縱情地跳著、喊著、笑著,任喜悅的心情肆意綻放。歡樂的人群,動感的音樂,近似瘋狂的舞步醉了村民,醉了游客,醉了山村。

        今夜的昂英成了歡樂的海洋。而我手中飛閃的相機,留住了這分獨特的美麗。不知過來多久,夜已經很深了,一曲難忘今宵結束當晚的晚會,村民們紛紛收拾回去休息,而我,依然沉醉其中不愿離去。


      ??? ??

      上一篇:鄉土守望與反思——作者:張文杰

      下一篇:巫沙小記

      东方6+1预测

          <div id="si46y"></div>
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si46y"></div>